[不伦恋情]和16岁女儿的周年庆

  清晨的阳光,透过淡黄色的窗帘照进了卧室,既有一些明媚而又不刺眼,整个房间染上了一层暖暖的黄色,温馨极了。房间里,一个女孩正侧卧在房间里的大床上,长长睫毛下的大眼睛睁开了一下,又迅速的闭上,显然还没有睡醒。

  她的旁边,一个男人正从后面抱着她,一只手搭在她的腰肢,一只手覆盖在她的乳房上,缓缓搓揉。男人正是我,许君洛,江南市一家大集团的市场部总经理,这对刚刚33岁的我来说算得上事业小成,加上不错的长相,也是不少女生中的白马王子。

  而我早已有了心中的女神,她叫蜜儿,是我的女儿。她1米67的身高,面容娇好、长髮飘飘,婴儿般嫩滑的肌肤,算得上是冰肌雪肤,腰肢纤细、臀部紧翘,加上一双雪白笔直的大长腿,让她成为全校男生心中的意淫物件。


  今天,是我和蜜儿结合一周年纪念日的第二天,如今16岁的、修读高一的蜜儿正躺在我的身边,被我慢慢轻薄着。蜜儿穿着松松的白睡衣,沿着睡袍领口看去,可以看到深深的乳沟,高耸的美乳正等待人们的掌握;曼妙身段被被子盖住只露出一双可爱的小脚来,脚趾甲上是诱人的紫色的甲油,诉说着无尽的诱惑。

  我早就不能自已,情不自禁地揉搓起蜜儿的乳房,轻轻地闻着蜜儿的玉颈,闻着她淡淡的发香。「爹地……」蜜儿发出一声慵懒的长音:「不要了,昨天晚上都三次了,下面好痛的。」
 
  我把硬起的阴茎用力地一下一下的顶在蜜儿的翘臀上,蜜儿转过身来,一手勾住我的脖子,一手往我的下身探去,纤纤玉手握住阴茎套弄了一下,「爹地,放过人家吧!」蜜儿嘟起可爱的嘴唇:「我用嘴帮你吻出来,或者用你最喜欢的我的小脚帮你弄出来。今天真的不行了,等去旅行的时候,蜜蜜都听爹地的,好不好?」蜜儿对着我撒起娇来。

  毕竟是自己的女儿,不能真的折腾坏了,我说:「那你用嘴吧!」

  经过我一年的努力,蜜儿也从不谙人事的少女,变成了会各种体位,精通口交、足交的少女,当然她这样的媚态也只有我才能欣赏到。

  蜜儿掀开被子,跪在我的两腿之间,握住我的阴茎开始上下套弄起来,阴茎下面的两颗珠丸、长得密密的毛,随着蜜儿的套弄跳跃起来。蜜儿这时埋下头,伸出舌头在我的睪丸上划过,沿着我的阴茎一直舔到我的龟头,随后又从龟头舔到睪丸,并用小嘴将我的睪丸吸住,小香舌在上面打着转儿,「对!对!啊……啊……」我舒服地叫着。



蜜儿微微擡起头,用她清澈的大眼睛无辜的看着我,眨巴眨巴的可爱无比,同时她的小舌头伸出来,缓缓地向我的龟头滑动,双手还是不停地套弄着。一个集无辜、单纯、妖媚、性感于一身的美女,俯首在你的胯下为你口交,那种感觉简直妙不可言。

  蜜儿的舌头终于来到了我的龟头,轻轻地触碰着我的马眼,像一个顽皮的小精灵,点了一下马眼又迅速的离开,然后再回来点一下。我舒爽到不行,腰往上挺了挺,蜜儿感觉到我的动作,呵呵一笑,又迅速地埋下头,用她娇豔的小嘴含住了我的阴茎。虽然只能含住一部份,但是那一部份也足以感受到蜜儿口腔里的温暖和湿润。

  蜜儿学会口交也不到半年时间,虽然技术算不上青涩,但是蜜儿始终不愿意尝试深喉、口爆和颜射,更不要说吞精了。我知道这事急不来,不过好在来日方长,我还有的是时间。

  蜜儿含住我的阴茎后,并不急着吞吐,反而是扭动身体,让我的阴茎在她的嘴里旋转。我胀得不行,催促道:「蜜蜜,快点动啊!」蜜儿却调皮地吐出我的阴茎,妖娆的对我说:「哼!让你再折腾我,昨晚三次还不够,现在想要就自己动。让你再欺负我,坏蛋爹地!」

  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好蜜蜜,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我哀求道。「这次就放过你,」蜜儿白了我一眼,俯首下去再次含住,快速的吞吐起来。

  渐渐地,我也忍不住了,用手按住蜜儿的俏脸,腰部向上挺动,像插蜜儿的小穴一样,让阴茎在她的嘴里进进出出:「啊……啊……蜜蜜,我快要射了!」

  就在我精关快要失守的瞬间,蜜儿吐出我的阴茎,用她细腻白嫩的玉足夹住阴茎,开始为我足交。我本来就喜欢蜜儿晶莹剔透的玉足,十个可爱的脚趾整齐的排列着,趾甲涂上紫色的甲油,像十朵盛开的小花,妖豔而美丽。终于,我再也忍不住了,在蜜儿的玉足上发射。

  「快点洗澡,等会你还要去公司请假,我们一起去渡蜜月。你可是答应了我的,先去马尔代夫,再去日本看樱花,可不许耍赖。」蜜儿一边擦着她脚上的精液,一边对我说。

  「遵命!女儿大人。」对这次蜜月旅行我也十分期待。

  「爹地,这里简直太美了,真想一辈子在这里。」蜜儿正在我们住的水中别墅里感慨着。

     蜜儿穿上一套骇色的蕾丝内衣,一件一字领的T恤,半边肩膀裸露在外,骇色的、细细的BRA肩带搭在锁骨上面,下身一件短裙,简单时尚、而又充满诱惑。

    「爹地快走啊,发什么呆呢?是女儿我太漂亮了吗?」蜜儿见我愣神,催促道。

    「女儿当然最漂亮了,不是时间紧,真想把你就地正法了」想到昨天晚上和蜜儿的做爱时蜜儿的娇憨,那种初进时的欲拒还羞,情到浓处时的主动迎合,高潮时的热情奔放。我的下面又撑起了小帐篷。我的肉棒很长,那一下下的抽插,次次都顶到了蜜儿的花心。只见我让蜜儿像发情的小母狗一样趴在床上,浑圆的翘臀高高擡起,摇着屁股,等待我的插入。我来到蜜儿身后,揽着蜜儿的小蛮腰狠狠地插了进去。



蜜儿把头埋在枕头上,乌骇的秀发散在整头上,极力迎合着我的抽插。我的每次抽送,都能带出蜜儿的爱液,把床上弄得湿淋淋的……蜜儿已经沈沈的睡着,面容安详而宁静.蜜儿胸前的红印,脖子上的吻痕,小穴处溢出来的浓浓精液,以及蜜儿脸上和嘴角的淡淡精斑,是多么美丽的一幅画面。

    第二天我是被蜜儿叫醒的,看着蜜儿,我问「昨天晚上睡得好么?」蜜儿红着脸说:「恩,挺好的。就是晚上做了个春梦,早上起来衣服都脱光了。」

    在马代玩了7天后,我和蜜儿按计划飞往了日本,开始了我们蜜月的日本之行。

  蜜儿对日本的好感来自《东京爱情故事》,她说她那时看哭了很多次,一直想来日本看看,这次蜜月之行也算满足了她的愿望。在日本的前几天里,我陪着蜜儿泡温泉、看烂漫的樱花、登上富士山,品尝格式日本料理,过得十分愉悦。

  在日本新宿,我们来到预定的旅馆。这是一家情趣旅馆,里面不仅装修得符合情侣的要求,房间里更是有各式各样的情趣用品、性感制服、性爱玩具等等。

  这也是一家旅游网站推荐的情侣酒店,蜜儿和我本着开开眼界的想法,决定在这里住一晚。

  我和蜜儿定的旅店里最豪华的房间。房间约有60个平方,以紫色为主色调,魅惑而又不失典雅。进门后,吸引人眼球的是1个大玻璃柜,里面放着各式崭新的性爱玩具,服务员介绍说这里的玩具都是付费使用,价格上面都有,付款之后玩具就归你了。

  进入主房间,是一张大圆床,服务员按下一个按钮,对着圆床的屋顶缓缓打开,是一面大镜子,可以欣赏到自己的床上春光。

  服务员打开衣橱,满满一衣柜的情趣制服和内衣,护士、空姐、学生、员警等制服应有尽有,内衣也是各式各样,豹纹、镂空、丁字裤,全身网衣等等,抽屉里还有颜色不一、式样不一的各种丝袜,充分满足需求。

  服务员说,这些衣服是免费使用,但是如果要全新的就需要付费。另外内衣丝袜都是新的,并且洗过的,也需要付费。

  服务员又带我们来到落地窗前,落地窗旁边那里放着一个圆形的按摩浴缸,足够同时2、3人洗浴。服务员说,这个玻璃是特製的,你们可以看到外面,但是外面看不到里面。

  简单介绍完这些,服务员又给我们一个手册,说:「要是这些不够,你们还可以打电话让我们準备,这要这个手册上有的玩具、制服我们都能给你送来。祝你们住得愉快!」

  送走服务员,对着琳琅满目的各式玩具,蜜儿显然有些害羞,我则是非常激动,「蜜儿宝贝,我今晚可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厉害!」夏颜捶了我一下,害羞的躲进我的怀里。

  「宝贝,我们先洗个鸳鸯浴啊。」我走向浴缸,前去放水。蜜儿轻轻地「恩」了一声,算是同意。

  我刚放好水,就看到一个完美的女孩向浴缸这里走来,容颜清纯中略带一点娇羞,全身的肌肤雪白,没有一丝的瑕疵,身材凹凸有致。在没有了BRA的承托下,乳房依然高耸,粉色的乳头,不大的乳晕,正随着蜜儿的走路上下跳动。

  小腹平坦没有一丝的赘肉,再往下就是让人神魂颠倒的桃花源,细黑柔软的阴毛,覆盖在小穴的上方,等待着人们的探索与开发。蜜儿的腿型也是完美,双腿笔直,大腿圆润、小腿纤细、足踝光滑、小脚动人。

  蜜儿走进浴缸,我自然三下五除二就把衣服脱乾净了。不过却没有着急泡进去,而是拉开了落地窗的窗帘。

  窗外的落日余晖洒进房间,照在蜜儿身上,此刻的蜜儿宛如女神一般,神圣而不可侵犯。那今天就让我的女神堕落吧,让我把女神送向极乐的高峰。

  蜜儿惊呼一声:「爹地,你疯啦?」「宝贝,你难道忘了,这窗户是特製的么,外面可看不到里面。」为了印证我的说法,我走到窗户前,把衣服脱光,扭着屁股,窗外的行人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可是,可是这也是很羞人的,我总感觉他们能看到我。」

  「宝贝,这样才有情调啊,我们来这里不就是享受这种情趣的么?」我安慰蜜儿。蜜儿见没有办法,也只好随便我去了。

  我也泡进浴缸,说是帮蜜儿洗澡,其实也是乘机轻薄她。我含了一口温水,吻住蜜儿的粉色乳头,慢慢的让嘴里的水冲击着乳头,再用舌头在上面画着圈圈,用牙齿轻轻咬住、鬆开、再咬住、再鬆开。

  「啊,爹地。不要了,不要在这里,外面有好多人。」蜜儿软玉告饶。我从蜜儿的乳房慢慢的向上吻,逐渐吻到蜜儿的锁骨,我知道这里是蜜儿特别敏感的地方。

  果然蜜儿的喘息开始加重。「嗯、嗯、爹地不要,啊……」一边发出呻吟,一边瘫软在我的怀里。我手乘机伸向了蜜儿的小穴,插进去一根手指,花径里已满是泥泞。

  「啊,不要,不要再弄人家,啊,爹地停手啊。我们去床上好不好?在床上,我随便你怎么弄。」蜜儿娇声哀求。我想到还有那么多的性爱玩具,也就不急在一时,没有更加深入,开始认真的帮蜜儿洗澡。

  蜜儿看我放过了她,粉拳打在我的胸膛上,撒娇说:「坏死了,就知道欺负人家。」

  「宝贝,我现在听你的话,等下你可要听我的话。一会我想看你穿员警的制服,还有,玩具我也要玩。」

  「坏人,就知道让人家扮张XX。」蜜儿没有正面答应,不过也算是默认,蜜儿也知道张XX,看来豔照门真的是风靡男女老少啊。

  洗完了澡,帮蜜儿擦乾身体。蜜儿迅速的跳上床,躲进被子里。我去衣柜里找到那件员警制服套裙,又挑了一件黑色的丁字裤、黑丝色的前开式BRA,以及一双黑色吊带丝袜。

  蜜儿红着脸,一件一件的穿上,特别是穿丝袜的时候,蜜儿先把丝袜捲到底,然后绷直脚尖,缓缓的套进去,接着双手顺着腿部柔美的线条,把丝袜拉到大腿处,最后把整条腿高高擡起,捋顺丝袜。

  整个过程简直就是一个美腿诱惑,看得我都呆了。就当我準备玩弄一下蜜儿的丝袜美腿时,蜜儿说:「爹地,我饿了,能不能先吃饭啊?」我一看表,确实时间不早了,还是抓紧先吃饭。反正时间还多。

  叫来酒店的客房服务,吃了酒店的情侣套餐,我也準备吃身边甜美可人的小娇妻了。我翻开服务员给我们的那本小册子,準备和蜜儿一起挑选情趣玩具。

  「爹地,这些我们都没用过,也不知道怎么用,怎么办啊?」面对琳琅满目的页面,蜜儿有点无所适从。

  我心理暗笑,其实上面玩具虽说有不少,但是对于经常看A片的我来说,常见的几种还是知道如何使用的。不过这时一个淩辱娇妻的念头在我心理升起。

  我说:「宝贝,要不我找个服务员来教教我们啊?」

  「那怎么可以,多羞人啊。」「反正是在国外的,又没人认识你,你放心好了。你要是害羞,可以戴个眼罩嘛,这样你也看不到他」。我继续怂恿蜜儿。

  「你刚才可是答应随便我的啊,你怎么反悔了。来这里玩,我们可是期待了很久的,你不要扫兴好不?」见蜜儿有些犹豫,我装作生气的样子,因为我知道,蜜儿最怕我生气了。

  果然,见我生气了,蜜儿点点头,答应了我的要求。我出门前帮找个黑色的眼罩,帮蜜儿戴好。

  我来到服务台,向大堂经理说明来意。经理帮我安排了一个专门展示玩具的女服务员。我连忙说,要男的,要男的。心想:女服务员去了,我还怎么淩辱女友啊?经理也是见怪不怪,连忙帮我叫来一个。

  男服务员来了,样子普通,约有25、6岁,不过看着挺乾净,像个小男生。

  他自己介绍说,他精通各类玩具,也懂得如何让玩具搭配,保证让我们满意。

  我则要求他,第一不能说话,免得让我女儿发现是个男的;第二我不喜欢后庭类的玩具,第三要和我一起用玩具刺激蜜儿。他听了我的要求,稍微一考虑,就想出了一个方案。我听了之后连连讚歎。

  我带着他来到房间,我先进去,看到蜜儿还是把眼罩戴了结结实实的,躺在床上,就示意服务生进来。他进来后,挑出了情趣绳、情趣手铐、AV棒、双头按摩棒、变频跳蛋等等玩具。

  我来到床边,把蜜儿扶起身来,为她穿上了那双8寸高的黑色高跟鞋,扶着蜜儿来到一个大的单人沙发前,让蜜儿坐下。服务生把两个手铐交给我。我仔细一看手铐里面有一层软垫,不会因此伤害到使用者。

  我让蜜儿把双腿放到沙发上来,分开蜜儿的双腿,摆成M型。同时让蜜儿的双手垂到双腿间,一边用一个手铐把蜜儿的手腕和脚踝铐了起来。这时的蜜儿已经无力反抗,虽然还没有褪去制服短裙,但是只有一条黑色丁字裤守护的小穴,已经呈现在我们面前。

  服务生拿着跳蛋,看着我。我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了。我站在蜜儿背后,帮助蜜儿把腿分得更开。他走向蜜儿,把跳蛋隔着丁字裤放在蜜儿的两片粉色的、嫩嫩的阴唇上。

  刚接触到那里,服务生按动开关,跳蛋急速的震动起来。蜜儿起初有些不适应,身体有些抗拒,嚮往后面躲。无奈被我按住,手脚也铐在一起,无处可避。

  可是片刻功夫后,蜜儿的身体就酥软下来。

  「爹地,快停下,我受不了。好痒,好痳. 」

  「宝贝这才刚刚开始了,不要怕,爹地在呢」,我鼓励起蜜儿。「哦…啊…好,爹地,嗯嗯,啊。」蜜儿想说什么,但是又被快感所打断。只听到蜜儿无意识的呻吟。

  服务生把跳蛋移开了阴唇,放到蜜儿的阴蒂上,把持续震动,换成了轻震3秒,强震2秒的模式。「爹地,好舒服,啊…啊…嗯,能不能一直强、强震啊?哦哦哦,啊…」此时的蜜儿只能趁着轻震的时候说两句话,一到强震她就只能娇喘。

  此时服务生又拿起了AV棒,把跳蛋交给我。他把AV棒打开,接替刚刚跳蛋的位置。而我解开了蜜儿的上衣扣子,把蜜儿的BRA打开,让跳蛋在蜜儿的乳房上游走。

  「宝贝舒服吗?」我问道。「老…爹地,啊…,我,我不行。呜呜,啊。」

  回答我的是蜜儿的呻吟。AV棒的频率明显要比跳蛋更强,蜜儿的身躯不自觉的扭动。

  一只高跟鞋不知何时落在了地上,蜜儿的黑丝美脚,真绷得笔直,脚趾用力的上翘,我明白蜜儿快要高潮了。

  我示意服务生停下AV棒,蜜儿被挑逗得火热的身躯,仿佛一下子失去了动力源泉。「爹地、爹地、不要停啊。求求你,不要停」蜜儿喊道。

  我走到蜜儿的身前,把丁字裤的黑色丝带,拨到一边,彻底露出了粉色的小穴,爱液正从穴口潺潺流出。服务生拿来一个假阳具,放在穴口。

  蜜儿嫩嫩的穴口感受到阳具的摩擦,一震收紧闭合,又迅速张开,像是要把它吸进去一样。服务生右手拿着阳具,缓缓的把假阳具插入蜜儿的小穴。「啊……」蜜儿发出了满足的呻吟。

  只见服务生左手又拿起AV棒,把AV棒再次放到蜜儿的阴蒂上。「哦哦…好舒服,啊……恩,就这样」蜜儿的娇叫声不绝于耳。突然,蜜儿的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嗯……唔……嗯……啊……」发出悠长呻吟,蜜儿在假阳具和AV棒的轮番刺激下高潮了。

  我解开蜜儿的手铐,蜜儿的身体已经瘫软,我抱着蜜儿来到大床上。打开了床顶的天花板,露出了镜子。镜子里的蜜儿衣衫不整,酥胸半露,双腿分得开开的,无力的躺在床上。

  我彻底解开了蜜儿的上衣扣子,彻底解放了蜜儿的玉乳,同时把褪下蜜儿的制服短裙,脱下湿得能挤出水来的丁字裤。蜜儿的下半身只剩下了一双黑色长筒丝袜。

  我趴在蜜儿的旁边,一手玩弄蜜儿的美乳,揉、搓、捏,轮番在上面施展,挺翘的乳房也变换着各种形状。「宝贝,你的身材真好,刚才你的样子真淫蕩,平时和做爱都没有这样,难道我满足不了你?」我故意问蜜儿。

  「啊…才不淫蕩…啊…人家第一次,啊…,第一次接触这个啊,啊…用力…啊,恩,恩,用力啊……」

  原来这时,服务生已经打开了G点按摩棒,强烈的震动,让蜜儿有些语无伦次。我也吻向蜜儿的锁骨,用牙齿咬着美丽的锁骨,留下一道道吻痕。「啊啊啊,爹地,你好会玩,我要…我要。」

  听到蜜儿的浪叫身,我让服务生离开这里,戴上套子,对準蜜儿的小穴,「扑哧」一声插了进去。

  「哦…」蜜儿得偿所愿,发出一身满足的呻吟。

  我抽插的速度并不迅速,但是每次都是一插到底,插到蜜儿小穴的最深处,也并不着急出来,而是让肉棒轻微地转动一下,全面地摩擦蜜儿小穴里的嫩肉。

  「哦…哦…哦…爹地…啊…爹地…我…我好舒服」

  「宝贝,我们来个更刺激的。」我听到蜜儿的喊声,一边说一边打开一个跳蛋,放在蜜儿的阴蒂上,同时又拿过假阳具,塞进蜜儿的嘴里。

  蜜儿下意识地含住假阳具,把阳具含在嘴里不停地吮吸、吞吐,有时候又会因为我的大力抽插,让阳具从嘴里滑落。每每这时,蜜儿都会趁机微微喘上几口气,然后我再把假阳具塞入。

  「唔…唔…哦…」蜜儿的口中含着假阳具,下面的小穴正在被我侵犯,可是那种生理上的舒爽又喊不出来,职能发出「呜呜」的呻吟。

  此时的场景,对我而言刺激简直刺激得不行。

  「呜…嗯…呜…呜…」蜜儿的呻吟突然变得急促,我连忙把假阳具从蜜儿的嘴里取出,想听听蜜儿被我插得高潮时的叫床声。

  「爹地…」蜜儿似乎对突然的停止有些不满,娇呼道。

  「宝贝,爹地觉得避孕套麻烦,取下来再插你。」我一边安抚蜜儿,一边把按摩棒顶在蜜儿的穴口。

  「啊……爹地,快进来,快给我。」蜜儿感到有东西正在摩擦她的阴唇,又一次催促。

  「宝贝,给你什么呀?」我把G点棒在蜜儿的小穴口摩擦,故意逗弄蜜儿。

  「爹地的阴茎、刚才那棒子都可以,随便什么啊。」蜜儿的身体一定很想要。

  「阴茎?我没文化啊,阴茎是什么啊?我是大色狼啊,谁是你爹地?」我一边继续逼蜜儿说出那个更刺激、更淫蕩的词语,一边微微把按摩棒伸进去,又快速的抽出来。

  「肉棒、肉棒、大色狼的肉棒。大色狼先生,我受不了,快来干我。用你的肉棒干我」蜜儿终于忍不住,一下子喊了出来。

  我脱下裤子,放出了早已坚硬如铁的许小弟,对準蜜儿的穴口,一下子插了进去。「啊」蜜儿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呻吟。

  我快速的抽插几下,稍微的满足蜜儿的欲望,就又一次停下来。蜜儿又空虚起来。

  「哦哦…嗯…坏蛋…再动啊…才开始,干嘛又停下来?」

  「大色狼累了,除非你继续求我啊。」我继续淩辱蜜儿。

  「大色狼…求求你…嗯,再来……再来插人家吧!」

  我继续把肉棒插了进去,九浅一深,插得蜜儿娇喘连连。不多时,我感觉到精关即将失守,就停下来,想喘口气继续。就听到耳边传来蜜儿的娇呼。

  「大色狼,啊…人家已经求你了,嗯……不要再折磨人家了……啊……求你进来…嗯…插进来吧」蜜儿又哀求道。

  「小美女别急,我们换个姿势」,我只有把蜜儿手脚的绳子都解开,这时我看到落地窗,想到一个好主意。我给蜜儿穿好高跟鞋,带着蜜儿走到落地窗前。

  让蜜儿站立,双手扶在窗子上。我从背后,扶着蜜儿的小蛮腰,再次进入蜜儿的小穴。

  蜜儿的屁丰满挺翘的,弹性十足,随着我的每一次进入,发出「啪啪啪」的响声。蜜儿渐渐职称不住,整个上半身贴在了落地窗上,乳房被玻璃挤成了扁扁的形状。

  我看着蜜儿的下半身,腿上的黑色长筒丝袜和脚上8寸高跟鞋的充满了无尽的诱惑,堪称美腿的极品,我扶起蜜儿的一条长腿,一边抚摸,同时也是让我的肉棒进入得更加深入。

  蜜儿单腿着地,另一只腿在我的怀里,她被我插得浑身无力,只好把腰弯下成90度,双手撑着窗户。这样以来蜜儿的小穴就完全暴露在我的面前,我都能看到自己的肉棒在蜜儿的小穴里进进出出,同时也让我插得更加深入。

  「啊……啊……不行了……嗯啊……啊……」蜜儿的呻吟变得激烈,我也竭尽全力将整根肉棒迅速有力的插进蜜儿的小穴。这时的蜜儿已经无力站立,蜜儿跪在手臂撑住,趴跪在地板上,屁股高高翘起,而我则扶着蜜儿的腰肢,努力抽送。

  「啊…爹地…不行了…我…啊…」蜜儿扬起头,发出一阵高亢的呻吟。我顺势扒开蜜儿的眼罩,蜜儿看到窗户外面来来往往的行人,羞恼之下,伴随着我的大力地抽插,再次高潮。

  「坏人,就知道欺负人家」这是高潮后的蜜儿,对我说的第一句话。「舒不舒服?」我问。蜜儿红着脸点点头。「舒服就好,下次我们继续?」「讨厌!」

  蜜儿把头埋进我的怀里。抱着我的娇妻蜜儿,「今天真是性福的一天,不是么?」

  我问,许久不见蜜儿回答,低头髮现蜜儿已经沈沈睡去,嘴角带着幸福满足的微笑。

  接下来的两天,蜜儿似乎有些迷恋这种高潮的感觉,白天出去游玩时,她是清纯可人的俏佳人;晚上一上床,她就会变身成为欲求不满的小少妇,让我用玩具和肉棒,把她送上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这可苦了我,连续的射精,也让我弹尽粮绝了,不过蜜儿在性爱的滋润下也越发的美丽动人,而且身体也更加敏感起来。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去了1个月,1个月里为了早点完成任务,我开始加班加点的工作,几乎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工作上,蜜儿也因为要準备考试,週末也没时间过来,1个月里我们只相聚了1次。

  一天晚上,蜜儿给我打来电话。

  「爹地,我想要呢,你这周还能不能回来?」

  「不知道呢,看情况吧。」

  「人家忍不住了嘛,你再不回来,人家怎么办 ?」蜜儿有点生气地说。

  「别呀,女儿,你最近没收到快递么?我给你买了好东西,保证你满意。」

  「最近双11啊,我买了好多东西,还没来得及拆,我现在就拆了看看。」

  蜜儿一听有好东西,就挂了电话,激动了去拆包裹了,忘了刚才的幽怨。

  10多分钟后,就看到蜜儿又打来了。「爹地,你好坏啊,给人家买这个东西。」蜜儿的声音里说不出的羞涩,又有一丝春情。

  「喜欢吗,这是我给女儿大人的一点补偿。」

  「虽然更喜欢你的,但是你回不来,这个也算不错啦」,听得出来,蜜儿对礼物还是挺满意的,有些开心。

  我给蜜儿买了一只跳蛋,和一个高档的可自动加热的软胶假阳具。这对1个多月只爱爱了1次的蜜儿来说,无异于久旱逢甘霖。

  「宝贝,喜欢现在就玩吧,我要在电话里听你幸福的呻吟。」

  「爹地,你好坏,你等着啊。」蜜儿撒起娇来。

  不一会儿,电话里就传来蜜儿的娇吟。「宝贝,这么快啊」我有些惊讶,「哦…那…那当然…哦…你不在家…我…我…哦…一个人…嗯…很早…哦…啊…就…就…上床了额…啊…」,跳蛋的刺激让蜜儿欲求不满的身体的迅速升温。

  听着蜜儿的呻吟,我也受不了,掏出肉棒,打起手枪来。「亲爱的,我们来视频通话吧,你把手机放到手机架子上,放到能看到你身体的地方,我要看。」

  我对蜜儿提出要求。

  「哦…不…不要…好…哦…羞人。」虽然蜜身体早已被我看光,但是要让我通过视频电话来看她的小穴,她还是有些放不开。

  「女儿,让我看嘛,这样我也能舒服啊。爹地都想着你,你也帮帮你爹地嘛。」

  「那…那好吧」,蜜儿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答应了。

  我们把手机搞成视频通话,蜜儿还开了免提,一会儿,我手机萤幕上就传过来蜜儿的画面。

  画面中,是家里熟悉的大床,粉色的床单是蜜儿的最爱,被子已经被蜷在了床上的一角,蜜儿正把双腿分开,一手抓着跳蛋刺激着自己的阴蒂,一手正抚摸着自己乳房,白嫩的乳房被蜜儿自己揉得变换着各种形状。

  「哦…哦…爹地…你…买的…东西好棒…哦……」蜜儿正在极力享受着跳蛋带给她的快感,不到一会功夫,蜜儿的小穴里就流淌出大量的爱液,颇有些洪水决堤的味道。

  蜜儿也不再满足跳蛋带给她的快感,拿出假阳具,装好电池,也等不及假阳具去加热,直要往自己的小穴里插。这个假阳具是我特别选的,本身就特别粗大,上面还有一道道螺纹,更是大大增强了刺激感,更重要的是这个阳具还可以震动。

  蜜儿还不知道这个阳具的厉害,结果刚刚进入一点,蜜儿就皱起了眉头,原来长期没经过滋润的小穴太紧了,阳具又太大,把蜜儿的小穴撑得有点疼。

  蜜儿一边用手的食指和中指努力掰开自己的小阴唇,一边小心翼翼地让假阳具一点一滴的旋转式地进入。当阳具一半进入后,蜜儿的眉头才舒展开来。

  蜜儿打开阳具的开关,让插在自己的体内的一半阳具震动宣传起来,好适应一下这个家伙的尺寸。却不曾想到,阳具宣传起来,向电钻一样,有一种向前的冲力,同时伴随着旋转,也让蜜儿穴内的嫩肉全部充分感受到了外界的刺激,调动起了蜜儿体内兴奋的神经。

  「啊…啊…啊…厉害啊…好硬…插得好深…要死了…啊…要被插死了啊…」

  蜜儿被刺激了开始浪叫,不一会儿只看到蜜儿用力加紧双腿,又突然一下子放鬆下来,长期的禁欲和强烈的刺激,蜜儿瞬间就被这个阳具搞得高潮了。

  体内的阳具还在旋转,还在高潮余韵中的蜜儿,似乎又感受到了小穴里的炙热,下意识地用手握着阳具开始抽插起来。起初蜜儿的动作还很慢,渐渐地动作快了起来。

  「爹地,你…你今天…特别厉害…好大力哦…平常…你都不会…这样的…哦…爹地…好舒服…哦…」蜜儿已经把那个假阳具当成了是我,开始陷入她的幻想之中。

  这时我的恶趣味又萌发了,故意说:「宝贝,你爹地正在外地呢,你正在被别人干呢。」

  「哦…啊…」蜜儿听到我说别人,娇躯明显震动了两下,从幻想中醒过来。

  「讨…讨厌…哦…人家只要被…被你插」,蜜儿隔着电话对我喊道。

  「那你现在被谁插呢啊?」

  「哦…哦…那是你买的玩具……哦。」

  「它叫X先生啊。你现在正在被X先生插呢。」这个阳具的品牌就叫X先生,「哦…随便…哦…随便谁插我啊…哦…」蜜儿爽得不行。也许是用手拿着阳具抽插,太耗力,觉得手酸,只看到蜜儿把蜜儿的底座平放到床上,让阳具立起,夏颜自己蹲在床上,一手扶着阳具,对準自己的小穴,一屁股坐了下去。

  「哦…啊…嗯…好舒服…哦…好爽」,蜜儿就像女上男下的骑乘位一样,屁股一擡一擡的,让阳具在她的小穴里出入。

  「你的小穴,没有被你爹地插,正在被X先生插,他插得你爽不爽?」我又刺激蜜儿。

  「哦…舒服…舒服啊…」

  「要不要X先生和我以后多插你?」我继续问。

  「好…我…我要…我要你们插…插进人家的小穴里面…」蜜儿。

  「宝贝,你好淫蕩啊,是不是喜欢被人插啊?」

  「啊…我喜欢…喜欢…啊…喜欢你们插我啊」蜜儿果然浪得可爱,什么话都开始往外说。

  只看到蜜儿一边耸动着自己浑圆白嫩的屁股,一边双手摸向自己的乳房,一手握住一个乳房,使劲地揉搓起来。一会儿蜜儿就被插得酸软,又把双手撑在床上,好省点力气。「啊…啊…要来了…哦…嗯嗯嗯…哦……」伴随着高潮的来临,蜜儿的呻吟更加婉转动听,听着蜜儿的娇吟,我也把储藏已久的精液射了出来。

  等蜜儿从高潮中恢复过来,我调笑起蜜儿:「宝贝,今天你好骚哦,居然说要别人插你。」蜜儿哼了一声,说道:「坏人爹地,还不是你,谁让你不回来。你个变态,想要自己女儿被被人插!」

  「你还说我,说到让别人插,你叫得那么浪」

  「哼,不和你说了,我睡觉去了,爹地晚安,我爱你」

  「晚安,女儿,我也爱你」我知道蜜儿不是生气,而是因为害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