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  [学生校园]校园往事
[学生校园]校园往事

  这是发生在xz学院的故事。当年我还是22岁的小处男。上大二。学校是工科类的专科学校。女生少的可怜,据说男女比例是4:1。

  学校坐落在某山的半山腰上。背山面水,风水很好的样子。旁边还有个湖名曰“云龙”隔壁是某师范本科,同样在半山腰上,同样背山面水。但美女如云。

  据说男女比例是1:4。

  跟我们学校的情况恰恰相反。两校之间大约是两米五高的围墙。我校不乏身手不凡的人才,每每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有“飞檐走壁”的身影。

  美其名曰“打猎”。打猎这个词用在这帮货的身上是擡举他们。专科类的学校本就比较自卑,去隔壁的本科为了美女是没错,但也就饱饱眼福,哪有什麽胆子去搭讪?更何况打猎……我对这种情况向来是嗤之以鼻的。

  我虽然没有明显的自卑感,但是身在这样的学校,确实没有什麽值得骄傲的地方。

  我,22岁。一个南方的小伙子,身高170。还算比较健壮。虽然没有本地北方爷们的豪迈和粗犷,但也是血气方刚,年轻气盛。

  我22岁的时候谈了个女朋友,CY。说到CY,不得不说一下,她确实是一个非常有女人味的女生。身高160左右。身材很火爆。肥尻巨乳。光从身材的形态来看,有点像熟女。

  但脸蛋很清纯,还有一点妩媚,可能这麽说别人会觉得我用词不当。但确实是这样。

  我看上她的主要原因是她有点像韩国明星蔡妍。还有原因就是她的身材。大学期间能跟这样的极品女人恋爱,应该算是我的福气。

  其实在认识她之前,我实实在在的算是一个屌丝男。努力的学习,偶尔打打球,最喜欢干的事情每天晚上就是和几个朋友,带着MP3,扛着音箱去草地上练舞,街舞breaking。

  或许是因为我的身体素质还可以,又或许是我小时经常倒立导致我基础还可以?也或许是我心无旁骛专心练舞,所以一年的时间,我跟我们班的一个兄弟都练的不错,大招不敢说,小招基本都行,而且连贯的也不错。

  所以不久,我就被文艺部部长(芳姐)请到文艺部做街舞队队长兼教练。这里再插一句:芳姐长相一般,也绝对不丑,属于中上姿色吧。但是身材绝对没的说,前凸后翘,而且特别会打扮,衣服穿的很有品味,而且很有气质。唯一的遗憾就是个子比我高,具体多高,没问过也没量过。就因为这个,让我本来就有点自卑的心更加觉得她神圣不可侵犯。

  迎接大一新生的时候,我们街舞队也要招人。说白了也就是为了增加学校业余活动,那些部长什麽的顺便弄俩钱花花。因为新生入社团都要交报名费的。

  我就是在街舞队招人的时候认识CY的。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我就有点心动,但是作为一个内向的屌丝男,也就只是想想罢了。当然了,我没有任何考虑的就要她入队……这件事过去很长时间,连我自己都差点忘记了。我一如既往的和朋友去草地上练舞。一如既往的认真上课学习。偶尔也打打球。

  过了两个月,学校要开始準备元旦晚会,我们这种为部长卖命的人也忙碌起来。赶紧召集人手排舞。因为白天要上课,所以排舞只能是晚上和周末。这时候又看到她,我又抑制不住的激动。我觉得每个人的心里都一个野兽。只是很多人能很好的控制。我作为一个正常人,也只能心里想,表面上装得什麽事都没有。

  我也想过要追求她,但是作为队长。我不想让别人觉得我欺负人。而且如果成了还好,不成的话,我也丢不起这个脸。有一种人就是做婊子立牌坊,我觉得我也是属于这种人。就是装逼。就因为这个性格,我错过了很多东西。

  街舞对于新生来说可能比较有趣味。因为绝大多数人在开始排舞的几天都表现的非常有兴致。前几天我和我兄弟教了他们一些基本动作,让他们练习熟悉。

  等他们熟悉之后再完整的排练群舞。那麽多人中,我最关注的当然是她。但是我不敢做的太明显,明显的能让人看出来。但是心理是很在意的。但是好景不长,有时候晚上排舞的时候就看不到她了。我表面上装作无所谓的跟新生讲:我不强迫任何人做任何事情,如果你想学,我会尽力教,如果不想学可以不用来。

  其实我心里很失落。后来有几天,她有时候来的比较晚。而且每次来的时候都和一个男生一起来的。我虽然很难受,但是我也知道,像这样的女人,没有人追才是不正常的。

  过了一段时间,看大家表现,我们开始选人了,留四男四女,其他几十个人全部淘汰。由于她表现不错,尽管她偶尔迟到,或者是不来,我还是坚持在一群人中留下来她。只为多看她一眼……元旦如约而至。晚会很成功。经过元旦晚会这一役。大家数熟络了很多,我和我兄弟经常带着他们八个人到处跑,也一起练舞。一起扯淡,一起吃饭。偶尔为了我们街舞队做做宣传。在广场上跳跳舞。吸引更多人来报名。

  在这段时间,我还是一如既往的练舞。一如既往的想她。日子过得充实而又难受。直到有一天……我记得那天是周六傍晚。我正从宿舍前往食堂的路上。準备随便吃点什麽就回去睡觉。大家也知道,大学的生活就这样,有事干的人都在瞎忙活,像我这样三无人员(没女朋友,没钱,没事干)一般都是这个规律。没想到在路上遇到她了。见她远远走来的时候,我心情很激动,但还是装作没看到的样子。等走近了,我假装刚刚才看到她。我说这麽巧,吃过饭没有?她居然说没有,我愣了一下,摸了摸口袋,还好,有几十块钱。我就说我请你吃饭吧。她居然很爽快的答应了。

  心说第一次请他吃饭,在学校太寒酸了,好歹要去学校门口的学生饭店。价格还算比较公道,关键是环境比较好。她看了半天菜谱,点了几个小菜。居然多数都是甜食……吃饭的时候我也找机会瞅她。越是近距离看她的脸,心理越是不能自拔。

  吃晚饭以后,就準备回学校呗。我心说,今天还蛮好。这麽近距离的看了这麽长时间。挺知足的。正想着说点什麽客套话,就準备撤了,没想到她说让我陪她聊聊天。我心说,难道她跟他男朋友闹翻了,心情不好?

  我当然就答应了。于是我们就边走边聊。周末的夜晚,学校里很安静,昏黄的路灯下,不时的能看到几对情侣相拥着活牵着手走来走去。我心说,我这算是恋爱吗?自嘲的笑了笑……没那福气吧!正在这时候,我隐约看到一个熟悉的人朝我走来,旁边还有个帅哥。那边跟我打了个招呼,靠!原来是美女部长。走近了以后,她超我使坏的笑了笑,“唷,在这儿呢?”。我很明显的感觉到她那种暧昧的语气,一整尴尬之后,她笑着跑开了。过了一会儿,我回头看了看,差点扭断了我的脖子,那帅哥的鹹猪手对着美女部长性感的屁股上下其手,而美女部长不但没什麽反对的意思,反而还扭着丰满的屁股配合着,貌似很享受的样子。妈的,我他妈太羡慕这兔崽子了。身材气质都这麽好的女人,弄到床上得他妈是什麽感觉啊?虽然我是个处男,但是光靠想象也知道,这样的女人操着肯定爽。

  正看的我心猿意马的时候,CY轻轻的咳嗽了一下。我尴尬的回头,没想到CY语出惊人,“你喜欢芳姐吧?”我大吃一惊,我心说我就意淫了一下,都被你看出来?“没想到芳姐还挺开放的。”

  她接着说。我心说,看芳姐平时表现就知道了,这种事情对她来说算什麽。

  芳姐绝对是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女人。对了,还如得了洞房。“你猜芳姐跟那个帅哥干嘛去了?”CY看我没有答话,又问道。

  我一愣,接着我老脸一红。我说我不知道。CY轻笑了一下说,“你肯定知道。你们男人都不知道好东西。”我说,我还好吧。她哈哈大笑起来。接着不依不饶的让我告诉她芳姐和那男人到底干嘛去了。我说我真不知道,她说让我猜。

  我不说她还挠我痒痒。我心理有种怪怪的感觉。因为我们认识不算久,人士也不算深,现在女生都这麽开放的吗?第一次单独吃饭就跟我打打闹闹的,是不是不太好呢?

  过了一会儿,闹的有点累了。就慢慢的走进了小树林了散散步。

  男女聊天一般都是男人找话题吧,我这个人呢,跟熟人有说不完的话,而且还有点儿幽默,但是对着不太熟悉的又挺在乎的人,又不敢多说什麽,怕说错话惹的佳人不高兴。

  她也笑我说平时看我挺能说的,这会儿怎麽了?沈默了一会儿,她开始说她的生世。我心说,我们俩关系还没到那一步吧,我也没问啊,但转念一想,可能人家确实有很多不开心的事情,憋了挺久了找个人倾诉一下,像我这样的学长不正是倾诉的好对象吗?

  说着说着她就流眼泪了。我都不知道怎麽办才好,我觉得像这种时刻吧,作为一个男人,我应该紧紧的抱着她,安慰她。但是当时的我只是拍了拍她肩膀。

  说道。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人总是要向前看。没有过不去的事情,等你以后回头想想,以前的一切都不算什麽。我简直神经病。说这种不痛不痒的话。

  又过了一会儿,时间也挺晚了。我心说时间差不多了,该回去了,不然宿舍就进不去了。

  “我想小便。”狼友们别激动,这句话是我对她说的。

  晚上吃饭喝了很多汤。

  早就憋不住了。于是我走前几步,差不多看不到她的时候,对着围墙掏出我的金枪,痛痛快快的爽了一把。其实吃饭上厕所都是每天都做的事情。但是如果不憋到一定的程度,你永远都不知道有多爽。刚爽完打了个哆嗦。我的腰就被人抱住了。正準备回头看的,就听到CY说,“做我男朋友吧。”

  我当时脑子里闪过了无数个年头。我这个人虽然帅的不明显,但是也绝对可以担当起帅哥两个字。但是为什麽我一直以来没有女朋友呢?低调,都是低调惹的祸。都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立在我面前的一座大山瞬间就变成一层纱了。世界变化之快不是我等能够掌控的。还有,她不是经常跟小男生跑来跑去的吗?难道分手了?还是说那人根本不是她男朋友?

  我感受着她丰满的胸部贴着我的背部。

  我心说,这样的极品女人做我女朋友,我大学生活不寂寞了。脑海中立马浮现出岛国的明星“花井美纱”在给男优做着乳交。坚硬的鸡巴敲打在“长泽梓”的巨乳上啪啪作响……但是她为什麽要我做她男朋友?是因为跳街舞的时候看到我强壮的肌肉了?

  还是看重我才染的黄毛?还是说因为我是街舞队队长?难道说,世界上真有饑渴的女人,过了这二十多年终于被我等遇到了?不然为什麽我裤子拉链还没拉她就把我给抱住了呢?

  “等我把拉链拉起来再说。”我愣了半晌,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句:“别冻着我兄弟。”我发现在某一件事情上,我一旦占据了主导地位,说话的语气立马变得特别屌。俗称装逼。

  然后……然后我就接不下了。因为她看着我拉起了拉链,一直没说话,我也不知道怎麽接下去。我心说,我不就是这麽个我。难道人家女的哭着喊着要我她男朋友?幻想中的她急切的表白也一直没出现。哎,接不下去就算了,我也不好意思说我喜欢她。就算到了这个地步了,我还是保有一点点的“理智”。万一人家是逗我玩的,那我不是糗大了?以后在街舞队还怎麽立足啊?

  “时间早了,回去休息吧,宿舍要关门了。”我痛恨我的装逼。我痛恨我在这种时刻都不敢把她就地正法。呵呵,扯的远了,我连表白都不敢,何谈就地正法,就我?就我这样的处男?

  回到宿舍以后,两个兄弟睡着了,还有个没回来,估计是去网吧包夜了。我躺在床上,思潮澎湃。脑海中一直晃动着她清纯的脸蛋,巨大的胸部和肥大的屁股。妈的,老子豁出去了。撸吧。

  果断的撸了一管。当我的子孙激射而出的时候,我也清醒了,我想了无数种她这麽做的理由。但是无果。啊!疯了……昏昏沈沈的睡到第二天中午。

  电话把我吵醒了。是CY。靠,难道她玩真的?

  喊我出去吃饭?去还是不去?神经病,不去?你试试……我怀着激动的心情,精心的装扮了一下自己,但又让别人感觉不出来我特意的装扮过。我还特意把内裤上喷了香水。其实我内心还是很想发生点什麽的,只是我这该死的装逼经常毁了我。

  吃饭的时候,她又问起了我昨天晚上我没有回答的问题:“昨天晚上芳姐去哪里了?”经过她昨天晚上的表白,我感觉我的立场不再只是被动。我现在不说占有了绝对的主导地位,但至少我应该处于跟她平起平坐的高度。“跟她男朋友出去开放了吧?”我很淡定的说。

  CY确表现出很惊讶的样子,“你也知道啊?”

  “嗯?怎麽说?”CY这时候充分的发挥了我天朝地下党员的精神,神秘兮兮的说,“我看到好几次芳姐跟不同的男生从宾馆里出来……”

  “不会吧?”我嘴上淡淡的问。其实我心里无比的震撼。如果今天CY告诉我的是芳姐和他男朋友经常开房,我可能只是豔羡一下,但是CY却告诉我芳姐跟不同的男人?妈的,我心说,我有机会吗?

  我也想成为不同的男人之中的一个。不可否认的说,我当时鸡巴都硬了。坚硬无比。

  很多人在初期的时候,都喜欢清纯的女生。但我悲哀的发现,我不是,我喜欢浪货,喜欢婊子,喜欢人尽可夫的蕩妇。尽管我还只是个处男。

  CY又神秘兮兮的跟我说了一些关于芳姐的事情。说学生会的人基本上都知道,而且学生会的几个干部,只要长的能看的基本上都上过芳姐的床,还跟他们班的辅导员有一腿……妈的,听到这里,我兴奋鸡巴都有点颤抖了。我心说,老子个子矮是矮了一点,但是长的也还行,肌肉嘛就跟不说了。最重要是什麽?最重要我是处男。人家第一次给这个浪货总不算亏了她把……心理正想的得意……CY又说,现在这样的人多的去了。我问她还有谁?“还有动画班的XJJ。文秘班的GYJ,装饰班的DM……”

  “不会吧,这些人我都认识,看着挺好啊。”

  “怎麽不会。”

  “……”

  “……”

  吃过饭,照例的逛逛,我们聊的这些话,也让我们气氛渐渐的好了起来。我也不怯场了。该说就说,该笑就笑。后来她提议,我们去后山上去玩玩,我心说来大学一年多了,还不知道后面到底是什麽玩意儿。所以也欣然同意前往。

  XZ属于北方,我们学校坐落的这座山也跟北方的大多数山一样,到处是石头。山上长了一簇簇的针叶松,石缝里更是杂草丛生,茂密非常。山腰处还有个亭子和一段走廊,但是非常破旧,想必是年久失修了。但是从亭子的样式和周围剩余的残缺的物件,隐约能看到这里当年的繁华。

  我们正準备往上爬的时候,突然沖下来两个人,应该不是说沖下来,而是走下来,只是突然从树丛的后面冒了出来,让我有种错觉,也有种被吓着的感觉。

  CY则夸张的抱着我,我心说,整好给你逮着机会了吧?但也做作了点。只见这两人一男一女,相貌衣着皆属平凡,但是身上还粘着写干草。我心说,在草丛里钻来钻去的,粘点草我也就忍了,但是这女生为什麽脸上这麽潮红的?眼神还如此的慌乱。我很淡定的假装什麽都没看到,让这两口子先走过去了。我才和CY继续前行。

  这期间我觉得我们今年真不该来这地方,感情这不是看风景的地方而是偷情的地方。

  果然,CY又开始问我了,这两人怎麽回事啊?脸那麽通红的?我心说,你这姑娘挺好学的。怎麽就问些让我尴尬的问题呢?“谁知道干嘛?”我随口敷衍道。

  CY看我意兴阑珊也就没说什麽了。过了一会儿,来到一个隐秘而又开阔的地方,很明显的看到一块草地被踏的乱七八糟,一看就知道肯定有人在这里干坏事了。最不能容忍的是旁边还有个用完的套套,里面满满当当的都是乳白色的玩意儿,居然还发出那种味道。

  我瞥了一眼CY,心说赶紧走吧,别熏着你。没想到CY并没有我想像中的尴尬。只是脸有点红,眼睛却一直盯着那用过的套套。并射出奇异的光芒。我心说坏了,今天怕是不留下点什麽就走不出这座山了。

  这都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只是愣了一下的功夫,我们就擡脚走了,我把那套套狠狠的踩进了草丛里……又走了一段,我和CY找了个平滑的石头,坐下来休息。CY突然看着我,诡异的笑了笑,我装作害怕的样子学着周星驰的声音道,“女英雄,不要因为我是娇花而怜惜我……”

  我本以为她会笑,没想到她还是用那种眼神看着我,问道,“你想不想看女人的胸部?”我心里一惊,但同时也很兴奋。这时我还是在装逼,我不能表现出来我喜欢她的样子,也不能表现出我好色的一面。

  只是淡淡的说到,“我看得多了……岛国有很多片子我都看过。像什麽花野真衣啊,北原多香子啊,波多野结衣啊,村赖沙绪里啊……”正在我喋喋不休来掩饰我内心尴尬的时候,一个火热的嘴唇贴了上来。我不记得当时是什麽感觉。

  只觉得我当时是这样想的,“这回终于是玩真的了,就算我再怎麽过火也不会怕人笑话,我再不做点什麽,你是不是以为老子是太监?”。这个念头一闪过,我就把舌头伸了过去……同时紧紧的抱住了她。一伸出去就触碰到她娇嫩的舌头。

  交缠在一起。好长时间……然后我的手不自觉的就伸到她的胸前,準备揉捏一下她的爆乳……其实我不擅长写这种情景,我是个读书人,写出来的那叫作品……不好意思,又装逼了一下。

  突然她挣开了。对着我妩媚的笑了笑:“追到我我就给你看。”说完就跑开了,我心说你别摔着。这种恋人之间的游戏并不适合我们。但是怎麽搞呢?她既然都已经这麽搞了,我也不能坐在石头上像个石头一样的一动不动。要不然就好像一个美女的媚眼抛给了一个瞎子一样的尴尬。本着服务他人的原则,我追了出去。

  其实以我的身体素质,我只要一个加速就能追到她,然后摁倒就地正法,但是我心说,这种事情不能太猴急了,毕竟女孩子家大多喜欢浪漫,喜欢追逐的过程。并不一定非要做点什麽才是真正的开心。

  过了好一会儿,我感觉差不多了,也觉得她已经是强弩之末。我一把抱住了她,静静的看着她清纯的容顔。我尽量让自己的眼神看起来深情一点。我是第一次这麽近距离的靠近一个女生,我从没有牵手就直接拥抱一个女生。生平第一次这麽近距离的……我觉得此刻我的心情应该很激动。但是没有,我只是觉得我这麽做对还是不对。我该不该这麽做。

  她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我,我们是不是发展的太快了。如果她真那麽想做的话,我还没有经验,能不能搞定她?在山上做算不算打野战?

  草地上这麽乱,搞的衣服上都是,怎麽好意思回学校?还有,似乎是最大的问题,没有套套怎麽办?

  想着想着,我就松开了她……她退后一步,慢慢的掀开自己的上衣。我心理一惊,这麽主动?来真的?真搞?没套套也搞?接着我就看到她雪白平坦的肚皮。还有个可爱的肚脐眼。然后她用下巴压住衣服的下摆,接着我就看到一个粉红色的胸罩,勒得好紧。好似包裹着两头凶猛的野兽,立刻要迸发出来的样子,胸罩的材质貌似是蕾丝的还是什麽的,正想着呢。

  她忽然把胸罩往下一拉,一对雪白的巨乳就蹦了出来。妈的,看到这里的时候我才真真正正的来了感觉了。我稍微了撅了一下我的臀部好让前面的突出没那麽明显以掩饰我的尴尬。

  “好看吗?”她很妩媚的笑着问我。我不好意思的笑笑。就近坐在旁边的石头上。她慢慢走过来,一边走还一边看着我不好意思的老脸。走到我跟前。在我腿上坐了下来。我顺势抱住她。两个巨大的乳房就在理我眼睛几公分的地方,我清晰的看到她奶子上的皮肤如玉一般。

  两个红色的乳头足有1点5厘米长。我就这麽近距离呆呆的看着,想伸手摸摸的,但又怕松手了她从我腿上掉下去:“想吃吗?”她又问道。我猛然醒悟过来,心说,这麽多年的A片算是给狗看了……毫不犹豫的张口就含住一个乳头。

  她呻吟一声。我用力的嘬着她的乳头。其实后来才知道,那麽用力的嘬乳头,其实很疼。后来我问她,感觉怎麽样,她说又痛又舒服。

  嘬了一会儿,又换个乳头嘬。嘬的她两个乳房上全是口水。她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我也硬的受不了了。真他妈不该穿牛仔裤出来。太他妈紧了。勒的老子蛋疼。

  她也紧紧的抱住我的头,把我的头用力的埋在他的胸口,让我尽情的嘬。我想如果是在A片上,如果当时有摄像机把这个过程拍下来,她当时的表情应该非常淫蕩非常动人。她的乳头越发大了。我正嘬的津津有味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走路的声音。

  我连忙把她衣服拉了下来。把她放到石头上。她也意识到了,很紧张的整理了一下衣服,跟我一样猫着腰屏住呼吸,蹲在石头旁边,不敢发出一点声音。脚步声越来越近。还有小声的嬉笑声,我猜想肯定不会只有一个人。果然,我从草丛的缝隙中看过去,果然是两个人。看到一双美腿在我眼前走了过去,居然还让我瞟见这妹子居然穿的是超短裙。还带破洞的那种。接着又隐约看到一个男生。

  两人一路走一路嬉笑。我心说,不会又是偷情的小两口吧?这时候CY在我耳边悄悄的说,“是芳姐。”

  “你怎麽知道?”

  “这裙子我见她穿过,我也有一条一模一样的。”无语。怎麽什麽地方都有她。像芳姐这种有气质的女人应该不会来打野战吧!

  这时候两人突然不走了,只听那男生说,“这里没人。”

  “没人也不行,先坐一会儿休息一下吧。”

  “这边……”这时候他们走到距离我们四五米的地方,那男生找了个石头坐了下去。那美女直接就坐在那男生的腿上。那男生抚摸着美女的头髮说起了话,声音很小,听不到在说什麽。这时候腿有点麻,又不敢动,索性就小心侧卧在草地上。面对着CY。尴尬的笑了笑,意思是,还不知道什麽时候能走。

  CY也侧卧下来,面对着我。时不时擡头看看那对男女。我心说,今天来的真不是时候,也不是地方。也幸好是有人来了,不然的话,搞不好还真的破了宝贵的处男之身了。破不破先不说,就说我这一点经验都没有,还不知道怎麽开始呢……这麽趴着也不是办法,得想法办法离开,但是又不能惊动别人,万一这个人真是芳姐的话,得多尴尬。正想着怎麽脱身,CY用手顶了我一下。示意我看过去,我擡头这麽一看,然后就回头,一脸茫然的看着CY,意思是,看什麽?她又示意我看过去,我又看了一眼,只见那美女坐在那男生身上耸动了一下。我心说,这干嘛呢?穿着衣服搞这个,意淫呢?这时候,CY把脸凑过来,在我耳边轻轻的说,“他们在做爱。”

  我就问她,“不是穿衣服的嘛,闹着玩吧?”

  “不是的,那男的插进去了。”

  “不会吧。”我又擡头仔细的看了一会儿。

  那美女的超短裙已经捲到腰上了。露出雪白的大屁股。坐在男人的腿上不停的耸动。由于她是背向我这边的,刚好看到雪白的大屁股下面插着一个黑乎乎的玩意儿。不停的进进出出做着活塞运动。靠,我脸刷的一下就红了,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紧张刺激。这辈子第一次这麽近距离的看着别人做爱。这时候和我和CY更不敢动了。生怕被人发现惨遭灭口。就算不灭口,这得多尴尬。

  我不敢多看,只因为旁边还有CY呢,我一方面要表现的我不那麽好色,另一方面还要表现的我对其他女人的身体没兴趣。但是CY却一眨不眨的盯着那边看,脸色潮红,呼吸急促。我看她没注意我,我也偶尔擡头看看。这是和那男生突然说,“换一下。”那美女说,“就这样嘛。”接着又耸动了几次。还是乖乖的站了起来,转过身,面朝我们这边。弯下腰,我吓了一跳,赶紧把CY的头按在了草地上,就好像手榴弹飞过来一样的狼狈。

  过了一会儿,我听到那边的呻吟声越来越大。还听到连续的啪啪的声音。又忍不住的擡头看了一下,这一看真的让我魂飞魄散。

  这美女居然真的是芳姐。只见她一头长长的捲发被男生抓住,使她的头不得不得擡起来。丰满的胸部虽然隔着衣服,但是由于重力的下垂,还是不住地蹭着草地。

  两个膝盖跪在地上,屁股狠狠的撅着,是她的身体呈一个大大的S形。超短裙已经完全到了腰上。雪白的屁股尽管不是朝我这个方向,但由于高高的撅着。

  我还是清楚的看到了尺度。那男生一手抓着芳姐的头髮,一手扶着芳姐的腰部,狠狠的操着。

  每一次都发出啪的一声巨响。每承受一下撞击,芳姐就哼的一声呻吟,本来就皱着的眉头更是皱的更深一点。我感觉我的喉咙有点发干。平时这麽有气质,这麽高雅的芳姐,居然这麽淫蕩,被操的时候居然是这个表情,更重要的时候,这是野战吧?

  我觉得我快要把裤子撑破的时候。CY忽然一把抓住了我的兄弟,我拷,我当时就哼的一声叫了出来。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很明显,这麽近的距离,他们应该能听到。果然,那边停顿了一下,我埋着头不敢有丝毫动作。而CY则不怕死的继续抓住我的兄弟,真是要命……我心理紧张到了极点。而那边的啪啪声又响了起来。我努力擡起我满是汗水的脑袋勉强看了过去,芳姐的身体已经在前后摆动了,难道没听见我的声音?真是万幸。正庆幸的时候。

  芳姐的眼睛似有意似无意的扫了过来,我当时已经吓的忘了闪躲。和芳姐的眼睛碰个正着。我似乎感觉到芳姐的眼睛有一丝惶恐。身体也抖动起来。想要挣脱男生的束缚。但是很无奈,那男生毫无所觉的继续沖刺着。还兴奋的用力打着芳姐肥大的屁股……这时候我胆子似乎大了起来:反正已经被看到了,无所谓了,就这样吧,爱咋咋地……芳姐似乎接受了无奈的命运,眼睛一直看着我这个方向,咬着下嘴唇,皱着眉头享受着下身带来的刺激。我不太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难道是错觉?几秒锺的功夫。芳姐的呻吟声大了起来。CY抓我小弟弟的力度也大了起来。忽然,芳姐身体一阵猛烈的抖动。

  啊啊啊的无意识的叫了出来,然后瘫软在草地上。相对着寂静的山腰树林,这声音可以说是响彻云霄。这是和我也忍不住的射了,小弟弟很有力度的脉动了几下。弄的CY也颤抖了一下。

  男生则哈哈大笑了三声,又狠狠的沖刺了几下后,忽然离开芳姐的身体就站了起来,然后自己套弄着管子,射了出来。看到这里,我不禁佩服他们的胆量,套套都不带的,就这麽搞。万一忍不住射进去了怎麽办?

  过了好一会儿。我的脖子都快僵掉了。两人似乎已经开始整理衣服。“你今天怎麽这麽兴奋?”是男人的声音:“别废话了,走吧。”芳姐的声音,难道真的看到我了?男人通常在射精之后脑子变得清醒无比。所以我心理一阵后悔。今天真的不该来。而且隔着裤子被CY摸到射了,真是糗大了。

  等芳姐他们走远,我们总算松了一口气。CY似乎想做点什麽。而我却意兴阑珊的说:“时间不早了,走吧。”

  在我们回去的路上,CY兴致勃勃的跟我讲这个事情。还跟我说,现在人都喜欢在外面做,听说还有人在卫生间做,还有人在图书馆里做……我心说,你这女人也不是什麽好东西,知道的还挺多。没事就逗老子,逗的老子一身的火。没套套老子还不敢做……我突然想起,就问到。

  “芳姐难道没穿内裤吗?这麽短的裙子也不怕走光?”

  CY神秘的笑了笑,说,“她肯定是穿丁字裤的。”

  “你怎麽知道?”我很惊讶CY的想象力:“她就在我隔壁宿舍,我怎麽会不知道。”CY理所当然的说到。我心中又是一阵激动。芳姐这婊子真是骚到骨子里了。但是我还是心有余悸,万一真被她看到我在偷看。那他妈得多尴尬啊。

  CY似乎一点都不担心这个事情,因为芳姐看过来的时候,她还被我压着头摁在草地上。芳姐肯定没看到她。

  一路上CY一直在问我看到了多少。看到了什麽,感觉怎麽样。我就说感觉不就那样嘛。她又问,“你是不是喜欢芳姐?”又来了,昨天晚上问过的问题,现在又来问,但是这次听到她这麽问,我心理却一阵悸动。随口敷衍道,“怎麽可能。”

  “那你为什麽射了?”靠,这个问题问得好,问到点子上了。我还真不知道怎麽回答,想了一会儿,我就说,“看A片的时候我还自己打飞机射呢。”CY哈哈笑了起来:“看你平时那麽正经,原来你也打飞机啊。”我心说你这不是废话嘛。是个男人都打过飞机好不好?我腹诽还没结束的时候,CY又问我,“你是怎麽打飞机的?”

  这……就这麽一路,被CY搞的焦头烂额……但是我跟CY的故事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