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幻想]偷情男女被恶魔逮着

1第二天,我一进教
室都听到一个不幸的消息,学校举办数学竞赛,要求每个人都要参与。我没梁馨
那么痛恨数学,但也绝不喜欢,我的数学比梁馨还差,那些该死的线性方程那些
该死的立体几何比天书更难理解。学校的这种安排是对学生活生生的折磨。这是
一个很大的打击,但更值得我注意的是我们数学小老太的笑容竟然整整维持了二
十分锺,这对不苟言笑的她来说可不是一件寻常事。就算有数学竞赛她也没骄傲
的资本啊,我们班的数学成绩全年级倒数第一。我推推愤怒中的梁馨让她看看这
诡异的现象,我们俩还没对此展开激烈的臆想,小老太就自动公布了答案。她极
力让自己用平稳的声调说话,但却怎么也无法掩饰她的雀跃。而听完她的通知,
我们整个班都炸开了锅,这是她的原话:「我们班的数学一直处在弱势的位置上,
在这次竞赛中难免会吃亏,校领导为了平衡这种状态,特意派了几个数学老师对
我们几个数学比较差的班级进行专门辅导。而来我们班辅导的是新来的淩旭老师。」
班裏的学生特别是女生都像吃了兴奋剂一样尖叫起来,完全忘了老师的存在。梁
馨高兴地抓着我的手不停地晃:「惊喜啊惊喜,薇薇,咱们终于可以在数学漩涡
中看到一点点希望了,我以后上课不用打瞌睡了,我专门欣赏美色。」惊喜?我
真是惊着了,此淩旭不会就是彼淩旭吧?不会吧,那妖孽竟然是个老师,那得有
多少无知少女葬送在他的魔爪下啊。我弱弱的问梁馨:「厄,那个,淩旭是哪个
啊?我怎么没听说过?」「不会吧?你不知道淩旭?」

  梁馨像看怪物一样看我,「你不是还和我讨论过看那些女老师厮杀吗?风靡
全校的白马啊!」靠!我在心裏骂了一声,他竟然就是那尊大神,我平时听见别
人都叫他王子的,谁知道他的名字啊。不过在楼顶上看到他确实是个极品。不过
这种邪气得登峰造极的妖物怎么会来当老师?诡异!他要来我们班呢,会不会把
我认出来?应该不会吧,搞不好我只是他整片深林裏的一棵草,如果那天不是凑
巧都在楼顶,他怎么都不会正眼看我吧。想到这裏,我安心了。开始兴高采烈的
和梁馨聊起八卦:「小老太好奸诈,竟然利用我们这群纯良的花花草草来照亮她
的恋爱之路,你看她,笑得嘴都快裂开了。」「对啊对啊,别班的女生肯定妒忌
死我们。王子来我们班耶,想想口水都留下来了。」???????

  转眼星期一,那天我们班以迎接外国总统的级别来迎接那位大神的到来。班
裏的女生无不搔首弄姿打扮得花枝招展,极尽自己美丽的可能,连平时朴素的小
老太都画上了淡妆。这世道,真是色相即王道。

  上课铃终于响了,一个矫健的身影在灼灼的目光中走来进来。儒雅的气质,
得体的微笑,让众多女生癡迷不已,果然是那个妖孽,但又有点不像。现在的他
没有一丝的邪气,温文尔雅犹如一个俊美的学者,那种谦虚的表情让他那双桃花
眼不漏一丝媚相。这个人和楼顶上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好不?这男人真
虚僞,两面派!幸亏老娘看过你的真面目,不然肯定也像别的女生一样沦陷了,
虽然知道了真面目的结果也差不多,但还是有差好不。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
我们的视线无意之中撞上,我假装平静,看似不经意的把眼光调开,但我发誓,
那男人对我眨了眨眼,他认出我了。认出了就认出了,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能怎
么着,我自己安慰自己。我开始强迫自己忽略他强大的气场,专注于他说话的内
容。想不到他竟然言之有物呢,那些艰涩的几何,小老太讲了几万遍我们都听不
懂,他竟然在三言两语中间就帮我们理清了思路,看来,他能当老师还是有一定
的道理的。下课了,在众多女生的恋恋不舍下,那尊大神收拾东西走人,我大松
了口气,有好像有点失落,怪异。

  最后一节课是体育,我不想跑800米,就谎称例假来了,请了假。怎样消
磨时间呢?去读书馆借点侦探小说好了。我漫不经心的走在林荫道上,以龟速向
读书馆进发。我喜欢在一边走路一边想东想西。现在,我脑海裏的主角是那尊大
神,他来我们学校八成就是专门来泡妞的,咱们学校的美女可是出了名的多。他
那么色,艾滋的可能性不知道比常人高多少。我正想得忘乎所以的时候,突然一
股拉力把我拉到了一个房间裏。我定睛一看,脑袋裏的正主出现了,而这个地方,
如果我没搞错的话,是图书馆旁边那幢独立的小楼底层其中的一间房,这幢楼的
二楼以上是学校的实验楼,裏面囊括学校最值钱的设备,我却从未听说过一楼用
途,平时都是大门紧闭的。我打量了下,竟然是卧室的摆设,我开始紧张起来。

  这男子一把拥住我,一改上课时的温文尔雅,特邪气的往我耳孔裏吹气,引
得我不停的躲闪,但却躲不掉他的声音:「我上次说过的,下次我不会停手,这
次逮住了,你逃不掉了。」

2「老师,请自重!」我这话说得特虚僞,我很明白,
如果他真的会自重的话,那也就不是他了。「呵呵」他像听到什么好笑的话一样
笑了起来「我当然自重,如果我不保重自己,怎么来疼爱你呢。」这男人玩起文
字游戏来了,我情不自禁的反唇相讥:「想让你为她保重的女孩子多得是,干嘛
非要一个不愿意的?」

  「不愿意?我可不认为这个女孩不愿意,你该知道,女孩子最大的优点就死
口是心非。我可是很乐意去证实这个结论的。」他深处舌头舔了一下我的鼻尖,
凉凉的感觉,让我的毛孔瞬间收缩起来。我有点恼羞成怒,我虽然不想承认,但
我确实受他的吸引,我一向对这样的情爱方式不屑一顾,但现在我自己踢到了铁
闆,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这男人就像罂粟一样,即使只是浅尝,也让我欲罢
不能。

  但我不想这么快的示弱,所以我问他:「老师,诱奸未成年少女让你有很大
的成就感吗?」他再次笑了起来,冷不丁重重的抓了我胸部一把「我从来都不知
道我诱奸未成年了,我可没见过那个未成年长了这么一对熟透了的水蜜桃,而且
老是诱惑我。」靠,我不由得在心裏咒骂。「我什么时候诱惑你了?」他紧紧的
搂住我:「在楼顶的时候。饭堂的饭难吃得要命,还有一堆雌性动物用眼光扒我
的衣服,我只好躲到楼顶消停下,你却跑到楼顶吃午饭,还吃得那么津津有味,
害我肚子饿得咕咕叫,就不由自主的盯着你看。」他伸手轻轻地拂过我的唇瓣,
继续开口「我看着你的嘴唇不停的蠕动,看着看着就感觉它在呼唤我,告诉我它
又多美味,叫我赶快去品尝它,你还不承认,你在勾引我吗?」狂晕,终于知道
窦娥怎么死的了。他的指尖一遍又一遍的描绘着我的唇,他沙哑着声音说:「你
看,它又在呼唤我了。」眼前一暗,一个柔软的东西附在我的唇上。他轻含着我
的上唇,温柔的吮吸,用舌尖不断地逗弄。我感觉到唇瓣被他弄得好痒,我不由
自主的开始蠕动自己的唇。现在,我们的唇算是交缠在一起了。他的舌尖偷偷的
在试探,趁我一不留神,长驱直入,彻底占领了我的嘴。我熟知情欲,但毕竟羞
涩没经验,我不知道如何回应,我只能跟着本能走。我驱使自己的舌头,迎接他
的纠缠,我学着他,尝试的想深入他的口腔,但我显然不是这种情场老手的对手,
我是进入他的口腔了,但是被他吸进去的,一点自主权都没有。他吸得很用力,
我感觉我的舌头都被他吸长了。我努力寻求一点主动权,但理智慢慢的被情欲湮
没。

  口腔裏的津液不断地滋生,然后和对方分享,嘶嘶的声音是不是从交缠的舌
间传出,鼻间满满的都是这个男人身上清凉的薄荷味,我沈迷其中。男人的手从
未安分过,不断地在我的后腰我的臀部间游移,那略带粗糙感的触觉,在我的身
上掀起了一场情欲的风暴,我清楚地感觉到,我的下身濡湿了。一阵阵热流在我
身体各处流窜,不停的叫嚣着需要宣洩,我想,这次我不需要自己玩自己的,现
在不仅是这个男人,我自己也不想停下这个情欲游戏。我张开双手环抱住他的腰,
我从他衬衫的下摆探入他的后背,好结实的感觉。他不是很瘦,手到之处都是结
实硬挺的肌肉,但也不夸张,热量惊人。让我有一种爱不释手的感觉。当我有一
种强烈的就要窒息的感觉的时候,他终于松开了我的唇。一条暧昧的银丝在我和
他的唇之间晃蕩,欲断不断,配上他同样被情欲摩挲得豔红的薄唇,在我的眼裏,
特别的淫蕩。我大口的喘着气,看着他晶亮的双眸,我突然有温暖的感觉,也许,
我的贞操,献给这样的男子,也许并不是一件太大的坏事。我主动献上我的唇,
又是一番的抵死缠绵。他双手一翻,我那件宽大的T恤离我而去,只剩下一具被
白色内衣包裹着的女体。他惊歎于眼前的风景,我从那双氤氲着媚色的桃花眼中
看得出来。这种眼神让我很骄傲。他像膜拜一件圣物一样隔着丝薄内衣挤压着我
的乳房。他挤压的很用力,我白嫩的乳肉总是被他挤出内衣的掌控,在中间挤出
一道深深的沟壑。我听见他吞口水的声音。他的动作开始变得不耐烦,他伸手往
我背后一抹,两只好动的小白兔逃脱内衣的束缚,兴奋的弹跳不已。他扔掉我的
内衣,顺便也把自己的衬衫给扒了。一具比例完美的倒三角健美身躯映入我的眼
帘,让我眩晕不已。极品啊极品。他没给我好好欣赏的机会,他一把把我抱起,
让我坐到一张书桌上。他低下头,便迫不及待的含住一颗已经渴望多时的小樱桃。

  一股强烈的电流差点把我击垮,热热的湿湿的感觉,但有被舌尖逗弄的感觉,
这种感觉快把我逼疯,这也让我另一方乳珠空虚的快要发狂,又痒又痛。他大口
大口的吮吸我的乳房,他不断地张大嘴巴像确认自己到底能吃下多少的我,他的
手就放在我的乳根处,大力的揉搓,配合着嘴巴的动作而动作,可恶的他就是碰
都不碰一下我的另一只乳房,让它在空气中独自颤抖,自生自灭。我再也忍不住,
自己疼爱起那一只被冷落的奶子,大力的挤压它虐待她让我有一种深入骨髓的舒
适感,让我毫无顾忌的呻吟出声。刚享受了几秒锺,我的手就把他拔出来,他把
我的手拉到他的下部,很霸道的说:「这对奶子是我的,你别碰,你该安慰的东
西在这裏呢。」

3隔着薄薄的布料,那圆柱状的炙热很明显的烙在我
的掌心,我清楚那是什么东西,我有点羞赧起来,但更多的是好奇。我试探性的
用一根手指摩挲那个东西,我惊奇的发现那东西似乎跳动了一下。我看过不少这
方面的书,但毕竟只限于理论,当真正的接触时,我表现得有点不知所措。但那
只急躁的妖孽没给我太多思考的空间,他的嘴巴依然在疼爱我的双乳,手却抓住
我的往他的鼠蹊部按去,还就着我的手狠狠在那裏蹭了几下:「继续,别停下来。」
他的身躯挡住了我的视线,我看不见他的下腹部,也看不见我的手,我只能凭感
觉去感应那方炙热。它很大,我的手有很充实的感觉,应该也很长,我从它的根
部摩挲到它的顶端,很有距离感。有机会的话,我要好好的测量下。但,现在不
是时候,我现在是一个被欲火焚烧的女孩子,唯一的心愿是好好的宣洩一番。我
不再掩饰我的快乐,我的呻吟声越来越大,我甚至忘了去担心一下这个房间的隔
音效果。这个男人拥有一双带有魔性的手和舌头,仅仅在我的上半身肆虐,已经
让我成为欲望的奴隶。

  我感觉自己的底裤湿淋淋的,小穴裏的肌肉因极度的空虚而抽搐不已。我一
手撑在他的肩上,一手安慰着他的男根,手心传来的温度越来越烫手,这让我有
了点安慰,起码不仅仅是我一个人再受情欲的煎熬。终于,他满足的从我的胸前
擡起头,映入我眼帘的是一片淫靡的风景。在经过男人彻底的疼爱后,我的双乳
肿到了极限,本来雪白的乳肉晕染上淡淡的粉色,乳头更是充血肿胀的像两颗大
大的葡萄。两只乳房都被他的口水浸润了,湿湿的泛着水光。即使是我,也着迷
于自己的这对大白兔,错,现在是粉红色的。「很美对不对?我恨不得把它们吞
到肚子裏面去。」他用双手捧起我的双乳,凝视着它们轻轻地对我说,有好像在
自言自语。我突然感觉喉咙好干好热,我需要甘露的湿润,所以我在我的勇气消
失以前,用手擡高他的头,侵略了他的唇。他的反应很迅速,很配合的回吻我,
他搂得我很紧,我们紧紧的依偎着,我的双乳被他精壮的胸膛挤压得变形,肿胀
的乳头擦过他炙热的身体,让我舒爽不已。我离开他的唇,顺着他的下巴往下吻,
他的喉结很明显很粗大,我毫不犹豫的把它纳入我的嘴裏。男人压抑的低吼出声,
身体颤动了一下,把我搂得更紧。我用舌尖逗弄着那个小硬块,就像他玩弄我的
乳头一样,我的直觉告诉我,这男人的这个地方很敏感。从他越来越粗重的喘息
声中我肯定了自己的直觉,我更加使力的吮吸它,甚至用牙齿轻咬他。男人突然
把我的身体扳直:「你这个小妖精,谁教你这招的?」我那双手摩挲他的胸膛,
感觉着他有力而急促的心跳。我得意的问他:「你不喜欢吗?」「喜欢,我喜欢
死了,恨不得把你整个吃下去。」我的腰差点被他搂断。他啃咬着我的耳垂,手
开始向我的下腹游去,他笑着说:「上次就是都这裏被打断的,这次,就算是世
界末日,我也要把它做完。」我也呵呵的笑出声,如果这次他能停下来,他就算
是圣人了。他解开我的牛仔裤的前扣,粗鲁的把他扒离我的身体,我有一种被解
放了的感觉。他爱抚着我的大腿,轻柔如风,让我爽得每个汗毛都竖了起来。他
分别抓着我的大腿,猛的把它们分开来,下体感觉一凉,我最私密的地方毫无保
留的呈现在他的面前。「好敏感好骚的小东西,整条内裤都湿透了。」他凑近我
的私处,很夸张的深吸了几口气:「真香,不知道味道怎么样?」我还没反应过
来,就感觉什么东西抵住了我的小穴,上下的滑动。我低头一看,吓了一大跳,
他在舔舐我的小穴,虽然是隔着内裤,可是小裤裤全湿掉了,和直接吃没什么差
别。我虽然知道男欢女爱互相吸食对方的私处是常事,但亲身体验,还是有震撼
之感。我的震撼没能维持多长时间,因为,他弄得我舒服透了。这有别于自己动
手,他的舌头那么柔那么热,轻轻一个动作,足以撼动我的整个灵魂。我感觉自
己好像进入了天堂,那么舒服,我被火焚烧着,但一点都不难过,连热量都是温
柔的。等我回过神,我知道我高潮了,男人大口大口吸食着我高潮的礼物,他吸
食的动作如此的狂野,我不由自主的大叫,那种极緻的快感开始再度慢慢聚拢。

  就在我再次準备踏上高潮的时候,他突然离开了我的下身,他快速的拉下我
的底裤。我整个下体都是水淋淋的,一接触到冰冷的空气,那种凉凉的感觉特别
的明显。他的舌尖他的唇再度光顾了我的小穴。这一次,是真实的肉欲肉之间的
接触,那种剧烈的快感我无法形容,我只能声嘶力竭的呼喊着我的快乐。我的小
穴快乐的抽搐着,小穴深处那样的瘙痒,它互不间断的吐出那情欲的液体,它在
用最直接的方式告诉男人,它已经準备好迎接他了。我无意识的扭动之间的身躯,
双手感觉好空虚,乳房好胀。我闭着眼睛细细体会这种快感,我揉搓着自己的乳
房,只有这样我才能避免自己跳起来,反身把他扑倒。我正在快感和空虚的交织
中挣扎的时候,我突然感觉什么东西替代了他的舌头抵住我的小穴,我努力睁开
眼,看见他已经站直了身体,我刚想往下看,一阵剧痛传来,我感觉我被一个巨
大的东西撕裂了。「啊……」我后知后觉的喊出来。小穴又痛又胀,难道这就是
做爱的感觉?他搂住我,轻吻我的眼睛:「只有这样你才不会痛的太厉害,忍一
下,疼痛马上就过去了。」

4他俯下身把我的一颗樱桃含在嘴裏,轻轻向外拉,
让我有一股轻微的痛感,但在痛感之间有夹杂了一丝丝爽快的感觉。我不知道自
己怎么了,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动作,又把我从疼痛的边缘重新拉近了情欲的漩涡。
快感从他的一拉一放间溢出,涌向下腹部。我感觉自己又开始分泌淫液了,慢慢
浸润那个被撑开到极限的地方。诡异的,那股尖锐的痛感随着爱液的分泌慢慢的
消逝,最后竟然像从未疼痛过一样,只留下那种被彻底充满的肿胀感。小穴裏的
肌肉完全舒张开,紧紧的含住那个巨物,不停的收缩着蠕动着想把它驱除出去,
因为那是一个诡异的存在。它硬得像块铁,炽热如火,像把利剑插入我的身体。
更让我诧异的是,我敏感的穴肉竟然真切的感应到那东西内部一跳一跳的,就像
心髒在跳动一样。男人还在肆虐着我的双乳,敏感的它们已经又红又胀,快感像
失控的野兽在我的身体裏面乱窜,我按捺不住的开始扭动着我的身躯,这些动作
牵动到了下面的小穴,我们的结合处微微的分开了一些,这肉与肉之间微微的摩
擦,让我和他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如果说他吮吸我的双乳引起的快感像一场细雨
的话,那这轻微的移动则是掀起了一场风暴,我无法抑制的哼叫出声。而他显然
比我好不到哪裏去,他好像在咬牙忍耐着什么,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冒出,划过
脸庞,滴入胸膛,眼睛甚至有了稍微的充血。他大力的揉搓着我的乳房,我的腰,
我的背。让我瘫软在这些碰触之中,小穴深处的那种空虚感又悄悄来袭,整个小
穴开始瘙痒起来,它呼喊着一种渴望,想让体内那根肉棒动起来的渴望。那种渴
望前所未有的强烈,强烈到让我放下自尊去求他:「你动一动好不好?下面胀得
很难受。」我的话显然触动了他的某个开关,话音未落他就开始像插了电似的疯
狂挺动起来。剧烈的快感从我们的交界处弥漫出现,带着毁灭一切的力量,把我
席捲其中。刚开始他只是小幅度的插动,似乎是感觉到我并没有出现不适感后开
始加大动作,一次比一次拉出更多,而每一次都会挺得更深,大幅增加的摩擦面
让我陷入狂乱。我用不竭的淫液和破碎的音调来回应他的动作。我把双腿盘在他
的后腰上,下意识的,每一次他拉出的时候我也会往后拉,他挺进的时候我也会
迎上去,这是一种本能,一种追寻更大快感的本能。我的身体被欲望支配着不停
地扭动出夸张的姿势,我的双手很空虚,但找不到支点,只好紧抓着桌沿。我的
每个毛细孔都舒爽得舒张开,大滴大滴的汗像雨珠一样在身体上流淌,我知道他
也一样,因为他的汗水不停的洒落到我身上。他双手握着我的臀部,每次沖入的
时候就把我往他身上拉,他捏得很用力,让我有一种疼痛的快感。我感到自己的
身体不断地被深入,不断地闭合又不断地被挤开,他的每一次沖入都把我顶上一
个高峰,我的身体被欲望塞的满满的,就快要炸开,我疯狂的吶喊着那些我无法
解释的快乐,就在他顶到我的终点的时候,我终于攀上了情欲的最高峰。我脑海
裏一片空白,身体无法抑制的抽搐,恍如进入仙境。他的动作还在继续,他像永
不疲倦的马达不停地耕耘着我的身体我的灵魂。高潮还在继续,巨大的快乐把我
的泪腺都感染了,我不由自主的流出了眼泪,一种类似幸福的感觉。在泪眼模糊
中,我先前望,看着这个我算不上认识的男人,竟从他的眼中望见了一抹柔情,
也许是错觉吧。但这种错觉的感觉真好,我暂且就假装那是真的吧。我望着他那
足以蛊惑众生的脸,那厚实的胸膛,他那微微贲张的肌肉,这是一个充满阳刚之
美的男人,这足以让每一个女人都有委身的沖动吧。我不过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
我没有逃脱的能力。顺着视线下移,看见自己的双乳淫蕩的甩动着,我不禁有一
种欣赏的感觉。以前看的日本漫画裏描述着美乳少女在激情中双乳晃动的画面渐
渐和现在的自己重合在一起,让我脸红心跳又那么自傲,这个男人应该也会像漫
画裏的男主角一样喜欢这个画面吧。男人的喘息声越来越重,是不是伴随着低吼,
而且他的动作越来越快。我感觉体内的硬物好像有了更大的趋势。终于,这个男
人不再压抑自己的声音,狂吼着射出自己的欲望之源。而这一股强大的沖击力,
再一次把我沖向了高潮。男人一边发射一边还在做小幅度的挺动。最后,摊在了
我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