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恋情]十六的保姆被我干了

【十六的保姆被我干了】(干了新来的漂亮小保姆)
  父母住在一起,虽然在一个城市,但却需要几个小时的车程,而父母年纪渐
渐地大了,和家裏人商量来商量去,不如去找个小保姆来照顾他们——这也是推
卸责任的一种方法。但保姆的确难找,城市那些介绍所裏的保姆无一不是狡猾得
如同狐狸一般,我们一緻的共识是在穷乡僻壤去找。

  托了好几个朋友,终于辗转找到了一个。我去火车站接她的时候,简直是要
捂着鼻子。身上髒西西的,二十几个小时的火车让她身上的汗味和臭味扑鼻而来,
长得又黄又瘦,说是十七岁,我看好象连十五都没到。只有一双眼睛似乎还是很
明亮,怯生生地看我,和这个陌生的大都市。

  我几乎是捏着鼻子把她带到了父母家,以尽量柔和的语气告诉她怎麽用水,
怎麽用电,怎麽用厕所……等母亲一回来,我飞也似地逃走了,这个时候,要说
我在一年左右以后会上她,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好几个月都借口忙没去看父母,只是时不时打个电话回去,有时问问保姆的
情况,母亲总是发一通牢骚,说现在的女孩子懒了,农村的孩子不懂规矩了,不
过我也向她解释现在找保姆不容易,不过母亲有一点肯定她,就是脾气还算不错。

  这天实在是没有任何借口不去看父母了,于是穿越整个城市去看他们。按了
门铃。父母不在家,自从有了保姆,他们的退休生涯倒是宽松了很多,经常从早
上跑出去一天不见人,也不知道在忙什麽。我歎了口气,自己开了门。

走进家门,发现小保姆在厨房裏忙着,嘴裏竟然还哼着歌,还是super
star,看来城市很能改变一个人。她好象被我惊吓了一样地回过头,看见是
我,有点吃惊,又有点害羞地喊了声:大哥。但更吃惊的是我!

  几个月前那个髒西西的小丫头好象不见了。整天藏在家裏,皮肤明显白了很
多,估计营养跟得上,脸色也红润了不少。老婆不要送给她的T恤、牛仔裤穿在
身上,虽然不是丰乳肥臀,倒也显得玲珑小巧。现在走出去,倒能把很多用化妆
品堆砌起来的女人比下去不少,真是女大十八变!

  她见我愣在那裏,马上给我端了杯水过来,脸更红了点,说:「大哥,伯伯
阿姨他们早上出去过早,现在还没回来,等下中午回来吃饭的。」说完,赶忙又
跑到厨房裏,更卖力地忙起来了。

  我走到她身后,看着她发稍在背后一蕩一蕩的,心裏有点发飘,她手臂肉肉
的感觉让我有种想抱的感觉,更奇妙的是,竟然闻到一种淡淡的肉香——这种纯
天然的香味让人更是有点把持不住。我心裏想,上她的感觉一定不错。于是,我
拍了拍她肩膀。她转过来,有点紧张地看着我,双手不知所措。

  我笑了笑,拿出一张百元钞票,说:「小妹,你辛苦了,这个钱你拿着,别
告诉阿姨。」「不,我不要,阿姨每个月都很準时给我工钱的。」她拒绝道。不
过,这种拒绝更多的是因为慌乱。

  我把钱塞到她手裏说:「我妈妈脾气不好,平常你一定受很多委屈,这个钱
是大哥给你买件衣服的,你拿着。」我看得出,她有点感动,拿着团成球的钞票
没有动。我顺手碰了碰她的胸部,然后说:「这个衣服,你穿起来挺好看的。」
她似乎没有任何感觉,跟着说:「是嫂子送给我的。」我心裏在想,恩,手感不
错。对她的反应也很满意,因为她没有什麽自我保护意识。那天就和父母吃完饭,
我就告辞了,小保姆送我出来的时候,明显亲切了很多。

  这以后,我每隔大概两到三周就会去一次父母家,我妈都一个劲地夸我懂事
了。而我,总是会给小保姆带点小礼物,当然更多的时候是塞她一百或几十块钱
——不能多,多了反而让她怀疑,这是我的策略。她对我的警惕性也越来越低,
我的判断是準确的,她倒不是畏惧男人,而是害怕陌生人,既然不陌生了,在我
的诱导下,也开始给我讲乡间的故事,还有她家的故事,我总是表现得很有耐心:
倾听是最有力的泡女工具,这个非常重要。

  我也会找一些机会接触她的身体,比如帮她看看手相了,虽然老土,不过对
她而言还是新颖的。也时常会有意无意地摸摸她的大腿,碰碰她的乳房,自然她
毫无戒心。后来,我借口工作辛苦,半开玩笑地请她帮我捶背,坐在我背上帮我
按摩,象颈椎、手臂、肩膀什麽的。再后来,我会说:「你帮我按得这麽辛苦,
我也帮你按按。」,她想想也同意,我自然也是乱按一气,逗着她咯咯地笑,当
然这个时候我是不会动她的敏感地带的。

  我很有耐心,差不多又过了半年,她已俨然当我是知心的大哥,无话不说,
一些亲昵的举动丝毫不为意。当然,这些日子,我都只是利用休息天过去,当天
上午去,最多吃完晚饭就回。

  老爸老妈每年单位都会组织一次旅游,一般都在春天,这次的春游又开始了,
要出去十天。家,当然就丢给小保姆看了,我借口要多去看看,就和老婆商量了,
隔三岔五地去住两天,而老婆要上夜班,自然不陪我。我知道,收网的机会到了。

  这天,吃完晚饭,她干完活,看完主要的电视剧,洗澡。可惜的是,没办法
偷窥到。我在这个时候,开始表现出非常劳累的样子,自然她就说:「大哥,要
不我帮你按按吧。」我说:「好啊,不过今晚可能要按得时间长点,因为我比较
累。」她笑着说:「没关系,反正你会还给我的。」

  我这个时候,已经是欲火中烧了,什麽还能比刚刚出浴的少女更具有诱惑力
的呢?她上身穿一件短袖睡衣,下身就是条短裤,白嫩的大腿在灯光下格外耀眼。
走路一动一动的乳房迅速让我判断出,她根本没戴文胸。暮春季节,已是微微有
点热了。

  通过薄薄的衣衫感受到青春肉体的摩擦,她的呼吸声也伴随着一次次地用力
在我耳边激起波澜。我哼了一声,她马上问:「大哥,我重了吗?」「不是,」
我说,「我翻过身了,今天恐怕得按前面。

  她顺从地站起来,让我翻过身来。有点困惑地问:」坐你身上,你肚子不疼
吗?」我说:」没关系,你往下坐点就可以了。「我顺手把早都硬了半天的肉棒
在裤子裏压了压,她就坐了上来。

  她半俯着给我按肩,而我更仔细地看着她的脸,纯真而明亮眼睛,小巧的鼻
子,唇并不性感,但牙齿一笑起来倒是非常洁白。衣领就在我面前晃蕩,我略探
起身,就可以看到两个咪咪在裏面都动,令我吃惊的是,没想到她的咪咪这麽大,
看来白天她是专门用比较小的罩杯掩盖了自己。

  「好了吗?」她喘着气问。「等等,你往下坐点,大哥今天主要这裏不舒服」
我把她往后推了一点,然后引导她的手伸进了我的裤头。她的脸刷地红了,想缩
手,但被我抓住了,我轻轻地说:」小妹,不要怕,只是帮我按按,大哥刚才可
能岔气了。「

  我引导她的手在我大肉棒上下套弄,她沉默了半天,好象觉得应该打破这个
尴尬的气氛,就说:「大哥,你这个好咯人的。」我笑了笑,说:」好了,现在
暂时好多了,你也累了,大哥也帮你按按。「她欢呼地说:」哈哈,轮到我享受
了!「迫不及待地趴了下来。

  趁她看不见的时候,我利索地把裤头脱了下来,坐在她大腿上,把肉棒隔着
她的短裤顶着她,感觉到她好象扭动了一下,却因为被我坐着,动不了。而我,
就迅速地按平常那样给她「按摩」起来。我故意按她肩膀时身子往前用力,自然
肉棒也往前顶。按了一会儿,听见她发出舒服的声音,还问她:「怎麽样,舒服
吗?」舒服啊,很怪的感觉。「她说。

  我掀开她的衣服,把手伸到裏面去按,然后把手在她衣服裏往前伸,说:
「按按脖子啊。」整个人自然而然地半趴在她身上,一边用手胡乱按她脖子,一
边开始用舌从上往下顺着脊椎往下舔。」啊…「她好象受不了刺激地大喊了一声:
「啊…好麻啊,不过…恩…舒服。」我一边舔,一边说:」这种方法专门按脊椎
的,很舒服吧。「然后又说:「得把整条脊椎都按到啊,得把裤子往下拉拉,你
把屁股翘一下。」

  她很顺从地把臀部擡了起来,我毫不犹豫地把她短裤连裏面的内裤一起褪了
下来。她惊叫了一声:「哎呀,大哥力气使大了,我裏面的大哥也扯下来了。」
我没等她说完,便把肉棒塞到她隐私处,哇,感觉很多水!马上接着说:「要一
起按到才非常舒服的。」

  她恩了一声,长久对我的信任以及对新感觉的好奇使她继续享受我的「按摩」。

  我趴在她后背上,漫漫地双手就伸到她上半身,顺着滑到她的胸部,轻轻捏
着她的乳头。她开始呻吟了:「啊…恩…大哥…用点力…我有点难受…啊。」我
顺着她的话说,「你也得翻过来,按正面就不难受了。」她乖乖地转过来,而我
则顺脚踢掉她已被我褪到小腿间的短裤。

  她看到我的肉棒,惊呼了一声:「是那个在按吗?男孩子撒尿的时候都是小
小的,软软的,大哥怎麽这麽粗的?」我顾不上和她说话,麻利地把她的上衣套
着头脱下,才说:「它也要一起按你,才会很舒服的啊。」没等我趴上去,她突
然问:「这是不是做爱呢?」

  我大吃一惊,我千算万算,怎麽都没想到她这个时候问这麽一句话,还以为
要功亏一篑,要知道,如果她团起身来,要我去强暴她,我是决计不做的——女
人可以诱惑,千万不能强迫,那样就一点都不好吃了。而她的下一句话,更让我
吃惊,她说:「看来以前那些和我说做爱很坏很坏的人,都在骗我,原来这样光
着身子互相按摩就是做爱啊,很舒服啊。」

  我松了一口气,说:「那你喜不喜欢大哥跟你做爱?」她说:「喜欢啊。」

  「那你得听我的啊。我给你摆一个最舒服的样子」我一边说,一边把她拉到
床沿,让她的腿耷拉着,我站起来目视比了一下,又拿过一个枕头垫在她屁股的
下面,又比画了一下,恩,刚好。

  我轻轻分开她双腿,触摸着结实、柔嫩的肌肤,已经感到自己急不可奈了,
手往她的动口一探,发现她也是湿淋淋的。这个时候,我知道得要快,那些前戏
什麽的,都可以免了,在她没明白过来之前得搞定,以后再慢慢去享受这个年轻
的肌肤。

  我站在她双腿间,将她的双腿慢慢曲起,阴户完全暴露在我面前,稀疏而柔
软的阴毛显示出她才算成年不久(大概就是这一年才真正发育完全吧),粉红的
阴道闭成一条线,阴核在上面隐隐地透出,我几乎可以肯定她的未经人事。我左
手把那条缝分了分,就用右手拿着肉棒轻轻地在裏面摩擦。试了试,好象还是找
不着,于是用左手在扒了扒她的阴唇,她「啊」了一声,我急忙问「小妹,怎麽
了?」

  「好象有点痛哦」她说,接着又道,「这麽举着,有点酸。」「恩,要的就
是又酸又痛啊,你可以用手扶着腿,很快就好了。」我敷衍道。

  我想了想,就用肉棒从她阴蒂那裏顺着缝往下,使了点往裏的暗劲,感到前
面有点空,我知道,是这裏了。

  我的经验告诉我,给处女破身,关键是要快,千万不能婆婆妈妈地怜香惜玉,
否则她感到疼以后,你无论如何都再没办法再试的。

  我用一点劲保持着肉棒顶在洞口不动,双手捧着她的腰,心中默数着「一、
二、三」,然后迅速地把下半身尽最大努力地往前猛力一挺。

  「啊…痛啊,」她大叫一声,本能就往后退,双手也往来推我,双腿迅速地
夹紧。但此时我已进去了,最多的时候已完全插入,只是没想到她的力气不小,
竟然把我往后推了一点点。我顺势用手并拢夹着她的腿,不让她再往后退,使劲
把肉棒全部压挤了进去。

  稍事平息片刻,我感到她全身都在颤抖,光滑的皮肤上一阵阵地起鸡皮疙瘩
——这真是一种奇妙的体验。在她的颤抖中,我铁着心分开了她的腿,再度捧着
她的腰开始抽插起来。当然,这个时候,我的声音是极度温柔:「小妹,不怕的,
过一下就不疼了。」但下面的抽插却丝毫不减速。

  我要的是快感,双手用力地揉搓着她的双峰。看着她在身下痛苦得扭曲的脸,
心中的爽快难以名状,可以想象她的阴道在我肉棒的抽插中慢慢地流血。刚开始,
她还紧咬着双唇,控制自己,实在忍不住了,也不知道是痛还是快乐,终于大声
地叫了出来:「大…哥…痛啊…你轻点…都给你了…你慢点…啊…恩。」突然,
她一口咬在我的肩上,我也大叫一声,下面再也忍不住,把所有的子弹全部射了
进去。